心理健康系列 – 男士管理憤怒與抑鬱情緒的傾向 (2)

憤怒和抑鬱

當男士們 感到脆弱 的時候,他們往往以堅定不移的信念去隱藏內心的各種情緒,直至這策略失敗為止。那些男士們經常以憤怒去表達個人情緒的,他們不自覺地讓憤怒失去它的作用,把自己化身成洩了氣的氣球讓位給受壓抑而轉變為抑鬱的情緒洶湧出來。即使處於這種情況下,男士們仍然有困難為這些感受作出理解和整理。處於“情緒低落”的狀態中,男士們把自己放置於一個類似為延續生命而活的境況,尤如一隻被獵捕而被困的小動物一樣。

今天的反思與童年的回

對於有憤怒問題的男士們,每當反思童年所經歷的看待(如言語,精神或身體的傷害)和見證母親所受到的同等待遇的回憶時,他們往往會作出承諾,絕不會以同樣的育兒摸式和溝通方法去對待自己的孩子和配偶。有些男士們可能還記得他們如何嘗試站在父母之間以防止他們於爭吵中互相作出肢體的傷害。現實往往是背道而馳,當這些男士們失去控制自己憤怒情緒的時候,他們便不自覺地把自己的孩子放置於同一個 ‘中間人’ 的角色。

憤怒和抑鬱對個人及家庭的影

憤怒和抑鬱這兩種情緒是可以不斷被激發的。這些情緒有強大能力抗衡及封鎖與他競爭和持相反方向的思想和行為,若當事人付出的努力缺乏貫切到底的精神, 大腦便沒法把他們抗衡憤怒和抑鬱這兩種情緒的思想與行為鞏固,從而轉化為長期記憶的能力。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有憤怒問題的人也有同樣的困難管理自己抑鬱的情緒。有許多男士們,當感受到這兩種情緒的時候,便會轉向酒精或藥物,作為應對的策略。直到他們意識到,這只是一個短期的解決方法,無助及 脆弱的情緒 便再湧現出來。

 

在任何的關係,例如夫妻或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係,憤怒和抑鬱這兩種情緒有足夠能力去擾亂任何密切的關係去進行心靈上的溝通。因為 心靈相通 是需要 ‘感相’ (attunement) 去達成兩心相連,互相傾聽,理解,並以同理心給與對方無限的支持。唯有 ‘感相得到建立,相方才能夠於爭吵時有效地調節個人的情緒,從而避免墮入讓個人消極的想法和感受,而進一步促成及維持相方陷入一個 癱瘓 的狀態。

陳先生,MSW, RSW,RP,MFT(美國AAMFT, 安省OAMFT Clinical Fellow)

*** 版權所有,如需要採用這專刊的任何內容,請用書面聯絡晨晞專業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