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與生理疾病: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當感受到患有抑鬱症狀去尋求診治,醫生通常會首先檢查及評估病人的思維和大腦出現的問題。不過,檢查身體發生怎麼回事也是重要. 因為某些生理健康問題是與情緒障礙有連帶關係。事實上,生理疾病 – 和藥物的副作用 – 有可能是導致10%至15%抑鬱症狀的主要完因。 生理疾病引發抑鬱症並不是不平常的現象。多達一半心臟發作而倖存和那些患有癌症的人,公報感受到情緒低落,而當中有許多被診斷患有抑鬱症。很多患有糖尿病,帕金森氏,或其他慢性疾病的病人往往變得猶如患有抑鬱症的沮喪“。 本文摘錄於 ‘哈佛健康雜誌’。 欲了解更多信息, 請瀏覽: http://health.harvard.edu/healthbeat/archive          

玩耍暴力視頻遊戲可能會改變大腦?

“文森特·馬修斯博士和他的同事們在美國印第安納大學,長期研究媒體暴力帶來的影響。在最近一項研究中, 他們嘗試觀察28 個沒有遊戲經驗, 被隨機分配於一星期內每一天進行玩一次暴力, 或射擊或非暴力遊戲的人, 看他們的腦子發生了什麼變化。 “研究人員發現,那些玩非暴力視頻遊戲的參與者,他們的大腦反應表現出正常的延誤. 但當他們面對激烈的言辭時,大腦負責情感部分的活動就增加起來。當面對激烈的言辭。那些暴力遊戲玩家,在進行研究前,大腦活動的基準測試表現出類似那些玩非暴力視頻遊戲的參與者的基準數字。但玩耍暴力視頻遊戲一星期後,發現他們負責情感部分的大腦活動,顯著減少。 “這項研究觀察到大腦的運作產生變化,但這些變化不是永久的。不過,這項研究確實證明了玩暴力遊戲, 足以響應及改變大腦的運作。 即使每週每一天只玩耍兩個小時,讓我們進一步了解到這些暴力視頻遊戲對年輕人會受到顯著的影響。文森特·馬修斯博士和他的同事們在這項研究觀察到大腦運作產生的變化, 是相近於青少年患有 [破壞及反社會性障礙症] 的症狀。他們研究的結果,以及從那些以往所得的研究顯示短期效應的實證,已被父母和其他希望限制年輕人及孩子玩暴力遊戲的人士用作法庭案件的理據及論點。 以上資料是取材於時間雜誌的愛麗絲柏萊稿撰。 欲了解更多信息,請瀏覽 http://healthland.time.com/2011/12/02/how-playing-violent-video-games-may-change-the-brain/

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 (ADHD) 是否重要的討論議題?

有些人不相信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是真實的,當它涉及到解決孩子的行為, 這信念就更加顯著。一般人持有 “男孩就是男孩” 的信念去淡化這個症狀的存在性。因此,當孩子患有這個病症, 早期的症狀有可能不能及時被識別及察覺到,部分原因是由於一般人對兒童童年的普通行為的看法和態度歸納化(例如,在一定程度上的衝動,分心,雜亂無章,對於跟隨指引呈現出困難, 這些都是常見的童年早期發展行為)。 另一個阻礙識別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症狀的因素是由於採用不同標準作診斷。歐洲使用(ICD)的國際疾病分類標準作診斷,直到90年代末期,DSM(精神障礙診斷和統計手冊)纔被使用。這說明歐洲患 ADHD 的比率較北美洲低。 http://www.macleans.ca/authors/kate-lunau/is-adha-a-mental-health-crisis-or-a-cultural-one/ 讓我們來看看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 (ADHD) 的一些統計數據。 保守估計, 美國的 “疾病成本” 分佈於各個不同年齡患有 ADHD 相關的數字是在 $ 143至$ 266億之間。在加拿大,患有 ADHD 的總人數大約為美國的10%,  以這個約數計算,我們的 “疾病成本” 便在於 $14至$26億之間。在估計加拿大的工作效率損失約在於$ 6至$ 11億之間。 […]

睡不好會與毒素從大腦清洗以預防疾病的一個生物學過程有關。CTV的安飛士法瓦羅威尼托報告。

“加拿大腦科學家取得首批扎實證據, 顯示睡眠質量差可能會阻止大腦的毒素被清洗出來,引致大腦細胞與細胞的空間擴大令各個細胞組別的縫隙收窄。 多倫多森尼布魯克研究所在的研究人員說,他們的發現表明,睡眠是讓大腦從大腦活動的過程所產生的廢物排出大腦以外有重大關鍵。 他們還懷疑長年累月睡眠的質與量處於低劣級別的.可能與腦毒素積聚有關,例如阿爾茨海默氏病的腦部退化疾病。 欲參閱全文, 請登陸網頁.

我們需要多少睡眠?

我們工作的表現和管理壓力的能力是取決於我們睡眠的質與量。據統計,缺乏足夠睡眠的人越來越多。對於兒童來說,他們的學習的能力和技能發展在很大程度上是取決於有沒有一個良好的睡眠。對於那些患有心理健康問題,如抑鬱症,焦慮症和專意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已確認與睡眠不足有關。 欲參閱全文, 請登陸網頁 http://www.health.harvard.edu/blog/what-is-the-magic-sleep-number-201509168280 參閱英文版。            

童年於發展期的經歷如何改變基因表達型態與及大腦的結構和發育

童年早期的經歷讓基因留下化學性質的“署名式印記。” – 大腦於早期發育過程中特別受經歷和環境的響應。由生理活動產生的經歷,有足夠及強大能力去塑造大腦結構,並切實地改變大腦化學性功能,,這功能是編寫腦細胞的基因編碼。生理以外的經歷會引發的神經元之間的信號,通過細胞應答產生蛋白質。這些基因調控蛋白質進入細胞核,在那裡它們或者吸引或排斥酵素,可以將它們附加到的基因群組。積極及正面的經歷,比如置身於濃厚的學習機會; 反之,在消極的影響下,如營養不良或置身於充滿毒素的環境,留下暫時性或永久性的化學性質的“署名式印記,。這個過程被稱為表觀基因遺傳修改“。摘自哈佛健康雜誌。 欲參閱全文, 請登陸網頁http://health.harvard.edu/healthbeat/archive 參閱英文版。

大腦結構和記憶差異表明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 有可能不會因應青少年期發育及變化而消退

來自英國劍橋的大學和芬蘭奧盧大學的最新研究成果,在歐洲兒童青少年精神病學刊物發表,認為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即使在目前的診斷標準無法識別的病徵, 某方面的症狀可能會持續到成年”。劍橋大學摘錄. 欲參閱全文, 請登陸網頁www.cam.ac.uk/research/news/differences-in-brain-structure-and-memory-suggest-adolescents-may-not-grow-out-of-adhd 參閱英文版。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