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健康系列 – 男士管理憤怒與抑鬱情緒的傾向 (1)

序 我們已踏入2016年,一般人已開始了計劃新年的願望。對某些人來說,反映過去一年所作的事會帶來喜悅和得到肯定。對其他人來說,可能會引起各種不快的情緒,讓他們感到思潮起伏。 我們如何管理情緒是取決於我們童年成長期如何被引導及學習的積累經驗。在眾多的情緒中,感覺憤怒亦屬於一種正常及健康的人類反應。但是,當憤怒被抒發而表達方式是不適當的時候,它便會對個人的健康,人際關係和整體生活質素帶來破壞性和不利的影響。   憤怒與大腦的改變 每個人都有感到憤怒的時刻。整體來說,大多數人可以把憤怒控制而不讓它被激發而轉發為敵意和攻擊性的行為。對於某些男士們,當他們變得 情緒脆弱 時,他們往往會用憤怒來表達自己。當大腦沒有收到來自當事人刻意及努力地去阻止採取憤怒的行為來表達個人感受的唯一方法,大腦便隨著時間的推移,為當事人制定日後感覺同樣脆弱的情況下所採取表達情緒的固定模式。這就是所謂 ‘可塑性的神經供能’ (neuroplasticity)。當我們大腦某一個系統不斷採用相同的反應去應對同等或類似的情況時,一個自我操作的機制便成立去執行同樣的反應。 但是,這個自我操作的機制是可以被改變的。如果男士們學習採取建設性的方式去表達個人的感受,如悲傷,痛苦和失望,而不使用憤怒的策略,大腦便根據被更新的行為及表達的形式,隨著時間的推移啟動新的變化。在神經科學 (neuro-sciences),這就是所謂”使用它 或 失去它”(use it or lose it) 的現象。這現象類似於登山小徑,經常被使用的,會變得更加廣闊和明顯。對於那些幾乎不被使用的山徑,將會隨時間而消失。   選擇以憤怒作為表達情緒的方式是一種“膝跳”反應的表達形式。它反映了‘內隱記憶系統’ (implicity memory) 的功能, 這系統是根據過去的經驗給大腦作出準備式的反應。這就是所謂 “導引啟動供能”(priming)。通過大腦和身體的神經網絡,達成激發我們的感知,生理,情緒和行為方面的反應。當男士們允許其憤怒的感覺延長超過其承受點,引發 恐懼和焦慮 的機率便急速上升,從而促進因衝動而進一步使用暴力去消除這些情緒的景況。由其是那些男士們慣常使用這策略去消除 脆弱情緒 的話,這就解釋了那些使用暴力的男士們往往是因一時衝動而作出的行為。其目的是減輕恐懼和焦慮的感覺。 […]

Translate »